位置:首页 > 汽车保险 >

奇瑞2011继续靠拢高端 乘用车全架构整理

作者:四川新闻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6 09

2011年,在传统的乘用车领域及新兴卡车领域,转型中的奇瑞采取了完全不同的策略,不过他们依然释放了同一个强烈信号:奇瑞将继续向高端靠拢。

奇瑞2011年定义为“成长2011”。奇瑞董事长尹同跃告诉记者:“成长”,不仅是规模的成长,更是核心实力的成长。

乘用车:继续全架构整理

1月13日,新上任的常务副总郭谦透露,“奇瑞需要不断克服困难”,争取用两三代车的努力,使开发、管理流程和研发团队的经验达到和国外相同的水平,使产品达到和国外产品同等的水平。

郭谦称,在未来这段时间,奇瑞在保持规模发展的同时,将更加注意品质的发展。新产品增加的数目不会像以前那么快了,新产品的名称可能不会那么多了。但开发产品投入的人力物力将更大了。“过去奇瑞大量的精力和财力都投入到开发新车型,而现在奇瑞一部分力量收回来。”

相对于2010年17款新车的计划,奇瑞今年的新车计划务实得多。记者了解到,2011年奇瑞将有新东方之子、瑞麒G6、G3、Z5和威麟V8等5款新车上市。

在研发方面,奇瑞已将整个产品研发体系归纳为一个公共平台——技术研究院,另外加上六个整车研究院。按照A00、A0、A、B级车的平台,其中四个研究院各负责维护一个平台。另外两个研究院,则分别是旗云院和威麟院。而以前研究院是不分的,一个研究院里面,可能大车小车都会做。

在品牌规划方面,奇瑞也将继续展开全新的架构调整。

“每当有人问起奇瑞的多品牌战略,我都要给他解释20分钟。”郭谦说。不过显然,奇瑞也已意识到这点。

去年下半年开始,奇瑞转向事业部制,这被视为奇瑞多品牌战略完善的第一步,目前奇瑞已分成了旗云事业部、威麟事业部、开瑞事业部,而瑞麒和奇瑞则暂未成立事业部,由副总马德骥亲自管理。

旗云品牌目前还挂着奇瑞的LOGO,但仍是一个独立的品牌,奇瑞希望旗云满足入门级用户的需求。而奇瑞和瑞麒品牌,则要逐渐向更高水平去靠拢,这两个品牌虽然从开发流程、质量管理、研发和生产体系上,没有很大差别,但它们在造型风格和产品配置上会有所区分。

“现在我们的规模还没有那么大,可能需要各个品牌之间共享的资源会更多一些。”郭谦说,在营销方面,虽然,每个品牌围绕目标市场和目标用户的服务,主要还是以各个品牌事业部来进行,不过,比如媒介资源、公关公司等后台支持,以后只会有一个。

在传统乘用车领域,如果说奇瑞仍是采用从低端走向高端的常规战法的话,那么在全新的重卡领域,奇瑞正试图从一开始就摆脱市场对公司低端产品的固有印象。

重卡:从颠覆开始

2010年底,68.8万元的U460带着酷似“擎天柱”的联合卡车标面市,这一价格比高配的解放J6多出20余万元,是重汽豪沃A7价格的两倍多。

“为什么国产卡车价格不能卖到100万?”在联合卡车营销服务公司总经理涂小岳看来,奇瑞造重卡的目标很明确:起步高端,对标国外先进重卡,与跨国品牌同台竞技。这意味着U460的竞争对手根本不是解放、东风和中国重汽,而是奔驰、沃尔沃与斯堪尼亚。与后三者约15万欧元的价格相比,涂小岳认为U460一点都不贵。

敢于和国际顶级重卡品牌叫板,奇瑞的底气来源于“联合”。经过3年磨合,在奇瑞的穿针引线下,中国最大的物流装备和专用车制造企业中集集团、中国最大的柴油发动机制造企业玉柴集团、中国最大的重卡变速器制造企业陕西法士特、中国最大的车桥制造企业富华重工,因联合卡车项目走到一起,试图以强强联合的方式打造一条不同寻常的高端重卡寻梦之旅。

刚刚将手机换成iphone的涂小岳认为,联合卡车如同乔布斯的“苹果”一样,将颠覆重卡行业的固有观念。与乔布斯不同的是,师从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志华、专攻汽车产业发展战略的涂小岳博士感兴趣的不是产品技术,而是营销之道。

“我根本不卖卡车。想用卡车么?那好,我们坐下来谈一谈以什么样的价格来用这款车。”在涂小岳眼中,作为生产资料的卡车并不是来拥有的,而是使用的,这一理念决定了从高端市场切入重卡领域的联合卡车,盈利的重点不是在车而是在服务。

涂小岳承认,车子本身的价值没有68万元。他敢于叫价68万元的资本,是随车一同销售的各种服务。

这是一项浩大的资源整合工程。在联合卡车的“一体化服务”理念中,用户签订用车协议后,享受的服务将覆盖整车、上装、发动机、变速器、桥等一系列维修服务项目。换句话说,只要用户的车有问题,都可以在服务站解决。联合卡车计划这样的直营一体化服务站,将在全国范围内建成100家。

服务做在销售前面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持,在涂小岳看来,中集、奇瑞的财务公司、金融公司为联合卡车销售模式的创新提供了空间。“有人曾质疑奇瑞联手中集造重卡,除了钱之外什么都没有,在我看来,有钱并不是一件坏事。”

为了降低车主的购车门槛,减少运营压力,联合卡车下调了首付和月供额度,并在一些区域利用挂靠公司,为用户提供挂靠运营。涂小岳希望通过改变常规重卡销售中“卖车挣钱+售后维修挣钱”的模式,将联合卡车的用户和企业结成利益共同体,在帮助用户创业的同时,填补45万-70万元这段国产重卡与进口重卡之间的市场空白。

按照联合卡车的计划,今后将在全国范围内建立330家服务商,目前签约服务商已达到220家,加上400多个销售网点,基本覆盖了除台湾之外的所有区域。

尽管宣称不卖重卡,今年涂小岳仍有1.2万台的销售任务。对联合重卡来说,投产1年、销售1万台,占据重卡行业1%的市场份额是生存的尊严底线。不过这个任务对涂小岳而言并不轻松。

取道高端,今年联合卡车面临的市场环境不容乐观。去年国内重卡市场同比60%的高增速加快了国际重卡巨头入华步伐,奔驰、沃尔沃、斯堪尼亚都在积极寻找在华合作伙伴,试图通过国产化路径降低产品的购车门槛。此外,国内主流重卡企业也在谋求高端重卡的转型之道。

面对既有的国内重卡优势产品,联合卡车既有产品线下探的艰难,又能时刻感到“前辈”产品线上延的压力。如何在短期内实现品牌效应,时间对联合卡车而言异常珍贵。

按照联合卡车的规划,今年将有21款车型、600多种谱系产品推向市场,价格覆盖18万-80万元区间。而涂小岳的梦想是,5年之后联合卡车的销量能达到10万台;10年之后,该企业朝国内乃至世界最大的重卡生产集团目标冲刺。

一切迹象表明,对奇瑞而言,不管是入主高端重卡还是以多品牌战略开户的梦想之旅才刚刚起航。